严蕊:若得山花插满头,莫问奴回处

唐诗宋词古诗词娱乐资讯人气:514时间:2020-05-14 01:31:41

文 / 别贺

“朱晦庵按唐仲友事,或云吕伯恭尝与仲友同书会,有隙,朱主吕、故抑唐。”——周密《齐东野语》

淳熙八年,时任浙东常平茶盐公事的朱熹与台州知府唐仲友开展了一场史无前例的弹劾拉锯。

他们二人分别作为“永康学派”的代表人物和“闽学派”的代表人物,因学派立场的对立,互相针锋相对。

朱熹此次弹劾唐仲友是有备而来的,当年七月,一批和唐仲友有关的人因此下狱,其中包括一位特殊的女子。

她是一位官妓。

可她却在此事中展露出一种有悖于人们对“官妓”这类人逢场作戏的看法的所作所为。

她就是严蕊。

一个出身低微到无法考证的小女子。

一个色艺双绝的小女子。

台州知府唐仲友在一次酒宴上第一次看到这个负有才名的小女子,想要试一试她的才学,便指着盛放的红白桃花,命她即兴写一首词。

严蕊不负众望地当众写下一首《如梦令》,也是这个女子的作品第一次被人记载下来,读罢只有惋惜。

道是梨花不是。道是杏花不是。

白白与红红,别是东风情味。

曾记,曾记,人在武陵微醉。

——严蕊《如梦令》

惋惜这样惊才绝绝的女子为什么只是一个卑贱的营妓。

惋惜她的作品最终传世的仅三首。

但也正是因为这首词,她得唐仲友赏识。

又一年中秋,严蕊又一次展露才情,引得满座与宴者纷纷惊叹。

唐仲友越发敬佩和怜惜这个小女子了。

碧梧初出,桂花才吐,池上水花微谢。

穿针人在合欢楼,正月露、玉盘高泻。

蛛忙鹊懒,耕慵织倦,空做古今佳话。

人间刚道隔年期,指天上、方才隔夜。

——严蕊《鹊桥仙》

南宋淳熙九年,唐仲友为严蕊落籍,以便于她能回黄岩与母亲团聚。

如果故事能停留在这里,真是再好不过的风流官员助风尘女子从良的一段佳话。

可惜岁月不能原地踏步。

同年七月,朱熹第一次弹劾唐仲友,论状中写他与严蕊的“风化之罪”。

“风化乱象”在当时的社会中并不少见,《四库提要辨证》中记载:夫唐宋之时,士大夫宴会,得以官妓承值,征歌侑酒,不以为嫌。故宋之名臣,多有眷怀乐籍,形之歌咏者,风会所趋,贤者不免。

这种灰色地带,大家都身在名利场,谁能不知?

可朱熹还是写在了论状上,既然写上了,上级就不能当看不到。

那时正与母亲在黄岩享受天伦之乐的严蕊,被黄岩通判抓捕,一度关押在台州和绍兴两地。

弹惯了琴筝的手死死抓住监牢里的木栅栏,吟诵诗歌的嘴里喊着冤,狱卒们见这样一个美貌而卑贱的官妓落狱,更是对其百般羞辱。

“两月之间,一再杖,几死。”即便只有短短九个字,也能从中感受到严蕊当时的痛苦绝望。

其实,她想要逃脱苦海并不难,只要招供她与唐仲友之间有染,作为污点证人的她自然可以活命。

卑贱而貌美的女子,从来都身不由己。在这场政治斗争中,严蕊只是微不足道的一个小罪证,就算没有她的证词,朱熹也有的是办法扳倒政敌。

所以,她说不说,也只是罪状上微不足道的几句“有伤风化……”,对唐仲友的最终结果影响甚微。

可她偏不。

她说“身为贱妓,纵合与太守有滥,科亦不至死;然是非真伪,岂可妄言以污士大夫,虽死不可诬也。”

唐仲友没有看错人,这个有情有义的女子在日日见不得光明的牢狱中,为了守住自己的气节,宁死不诬。

官员与妓女的桃色新闻向来疯长于喉舌之间。

世人眼里的妓女,大都逢场作戏,难得有一个如此气节的,满足了多少文人的“流落风尘又宁死不屈的美丽妓女”的话本想象。

于是擅长把一件事掰开揉碎了说啊写啊的文人们,把这件奇闻传遍京城。

一时朝野上下议论纷纷,惊动宋孝宗。孝宗作为南宋难得的几个明君之一,虽不愿理会,但还是把朱熹调离,把负责此案提点刑狱的主官换成岳飞后人岳霖。

岳霖来到牢狱,看着被打到奄奄一息的严蕊,到底是心有不忍,审问后断定严蕊确实是被诬告。

在这个时候,面对着大名鼎鼎的岳飞后人,严蕊明白自己终于能够以清白之身走出牢狱。

她想他是懂她的,所以她把她的所想所求写进词里,她知道他能看懂:

不是爱风尘,似被前缘误。

花落花开自有时,总赖东君主。

去也终须去,住也如何住!

若得山花插满头,莫问奴归处。

——严蕊《卜算子》

岳霖判严蕊从良。

此后,严蕊“虽死不可诬”的好名声在京城打响,被宋宗室的一位贵人相中,娶回家做妾。

此后两人再无瓜葛。

如果故事在这里戛然而止,也不失为一段美谈。可历史和朱熹一样,坚定而无情。

她拼着命也要保全的唐大人,最终还是被朱熹弹劾到辞官,她所遭受的一切也只是能把这个结果短短的推后了几个月,甚至就算没有她,唐仲友的结局也不会有丝毫改变。

六年后,唐仲友在贫病交加中死去。

在后世的记载中,严蕊只不过是唐仲友和朱熹政治斗争中的一颗棋子,若不是严蕊在此事之前便有才名,真的是白白打死也没人知道。

她的才名让她走到唐仲友面前,唐仲友帮她脱妓籍,也让她遭受牢狱之灾。

若说两人之间是否有感情,想来未必。唐仲友虽是个德行有亏的,但也算得上是个好官员,这点连他的死对头朱熹也不得不承认。

我更倾向于严蕊与他和俗套明话本中的故事不同,两人一个惜才一个有才,一个施恩一个重义,依她在狱中写的那句“不是爱风尘,似被前缘误”来看,风尘生活已经成为她不愿回想的过去,那么自然她想的很简单:

宁死不能加害帮她脱离妓籍的恩人。

义重至此,无需赘言。

唐仲友曾写过一首咏梅诗,虽没有写明是为谁而作,但从字里行间可以看出他的喜爱。

不知道,那个坚韧似梅的女子,可曾在他心里有过一点位置?

凌寒不独早梅芳,玉艳更为一样妆。

懒着霓裳贪野服,自然仙骨有天香。

轻明最是宜风日,冷淡从来傲雪霜。

欲识清奇无尽处,中间深佩紫罗囊。

——唐仲友《腊梅》

© 2020 www.391491.com Theme by 免费影院

首页

留言

我的